每日最新情感日志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句子。
当前位置: > uedbet >

十八个月没等到一声“爸爸” 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给孩子

发布时间:2018-06-21 15:55 类别:uedbet
  

  十八个月都不肯开口说话的安安被诊断为极重度耳聋,爸爸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听到他开口叫一声“爸爸”;

  今年刚满三周岁的丰丰九个月大的时候就因为感染巨细胞病毒致聋,妈妈打定主意不生二胎,要把这辈子的爱都给他;

  去年4月出生的贝贝患有先天性耳聋,爸爸在杭州拼命地打工,只为能凑足孩子的康复费用……

  上周,记者跟随康宝莱“天使听见爱”公益项目负责人走访了初审通过的这几户家庭,进一步了解孩子的具体情况。

  十八个月等不到一声呼唤

  爸爸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给他

  2013年6月,小安安(化名)诞生在金华里浦镇的一个普通家庭里。如今已一岁半的他,活泼调皮,惹人喜爱,但是却连爸爸妈妈还不会叫。

  因为高血压并发症,安安的爷爷没法下地干活,家里平时的开支全靠爸爸妈妈在义乌打工的收入。安安一出生就由爷爷奶奶照顾着,和爸爸妈妈聚少离多,正是这种长久的分别,使得爸爸妈妈迟迟没有发现安安的听力有问题。

  十六个月才学会走路,十六个半月才长出了第一颗牙齿,安安的各项成长指标似乎都比同龄的孩子要迟缓些。因此,一开始,爸爸妈妈对安安迟迟不开口说话这事一直没有太重视。“我们以为他只是各方面比别人发育得晚一点。”妈妈说。

  直到有一次,安安的表现让妈妈终于坐不住了。“我老叫他不应,一定要碰他一下,他才会转过头来看我。”奶奶也说了一句,“安安,你是不是耳朵聋的,怎么奶奶叫你都听不见的?”安安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自管自玩耍。妈妈慌了,安安是不是真的耳朵有问题?

  逃避总归不是办法,爸爸妈妈鼓起勇气带安安到杭州做了听力检查。当时的场景,他们这辈子也忘不了。

  “我始终记得,安安在那个听测的封闭房间里,我们在外面看着他检查。结果出来后,医生就说,你儿子的情况很不好,他爸爸马上就掉眼泪了。”回忆起当时那一幕,妈妈的眼泪又下来了,“我们抱着安安,难受得说不出话。我不能想象他的世界是没有声音的,我不能想象。”

  最终,安安被诊断为极重度耳聋,再高级的助听器对他也无济于事。医生说,唯一的办法是安装人工耳蜗。

  但装人工耳蜗需要二三十万元费用,面对这笔巨款,爸爸妈妈只能整日以泪洗面。安安的爸爸是位售票员,月收入三千多元,妈妈到处打零工,也没有多少收入。亲戚朋友一下子也筹不了那么多钱。

  夫妻俩一度想卖了老家的房子,可抬头看看,又只能摇头。房子太老太旧了,卖不出什么钱,用爸爸的话说,“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”。

  “我情愿能把耳朵给他,我最希望他能喊我一声爸爸。”说着,安安爸爸抱着头,蹲了下去。


"uedbet" 最热